• Share to Facebook
    • Twitter
    • Email
    • Print
  • Alt text hereDownload PDF

May 11, 2009

动物被密集地局限在箱式铁笼、母猪隔栏以及小牛木条隔栏的福利问题

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

摘要

在美国的畜养业中,大部分的蛋鸡、怀孕母猪以及为了小牛肉而饲养的犊牛都被分别地饲养在箱式铁笼、母猪隔栏以及小牛木条隔栏里。将家畜密集地局限在如此狭小范围下的养殖生产系统,已严重地损害了动物的福利。因为这样的环境会使得它们无法活动、无法充分伸展四肢,也无法去实行与生俱来的各种重要的自然行为。因被深深地限制在这样单调的住宿系统下,这些动物将经历重大且长期的身体和心理的伤害。有许多的科学证据指出,在狭窄范围中集约养殖的农场动物将呈现沮丧、忧伤及痛苦的表现。对于蛋鸡、怀孕母猪和犊牛来说,箱式铁笼、母猪隔栏和小牛木条隔栏根本就不是适当的养殖环境。

导言  

民意调查很清楚地显示,美国人民很关心养来食用的动物福利问题。因为美国在各方面的生产方式中有越来越多不人道的情况出现,也使得民众越关心农场动物的福利。尽管某些企业和行业已逐渐开始反映美国人民的心声,希望农场动物能受到更好的待遇,但是有很多工业化农业综合企业仍然视这些动物为商品,而不是有感觉、能够体验喜悦和挫折以及痛苦和苦难的个体。

的确,重视生产力而忽视动物福利已使得美国农业对农场动物带来了重大的影响。但是,一些工业化农业综合企业的拥护者仍然坚持,增加动物的体重或产卵能力便是好福利的体现。大多数商业养殖的农场动物以遗传挑选方式来选出具有快速生长特性及高产卵能力的品种。因此,这些动物即使是受困在密集狭窄的空间下福利明显地减少了,也会不断地繁殖、成长和产蛋。在整个畜牧业里有许多例子可以证明,即使有高生产力,动物仍会受苦。例如:蛋鸡会持续地使用其骨骼中的钙质来制造蛋壳,直到它的矿产质到了枯竭的地步而使其骨质受损也不停止,这使得蛋鸡很容易发生骨折。剑桥大学动物福利学的教授唐纳德布仑 ( Donald Broom ) 声称: “ 为了追求更短的生产周期和更快的生长速度、增加个体的产量、效率化的饲料转换率和养份吸收以及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是引发一些最严重的动物福利问题的主因。”

将好的生产力便是好福利来划上等号是无科学根据的。生产力往往是以团体的层面来做衡量,并不能准确地反映到个体的福利。举例来说,如果个别的母鸡都因拥挤而使得产卵能力下降,但因为有更多其他的母鸡还都在下蛋,因此整体的产蛋量也会有所增加 。相同的道理,生猪可能会因谷仓十分拥挤而使得个别猪只的生长和繁殖力降低,但该农场生猪的总体产量仍会有所增加。根据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杰出的哲学、生理学以及动物科学教授伯纳德 ( Bernard Rollin ) 指出: “在工业化农业产业中,生产力和福祉之间的联系是分离的。将生产力作为经济的度量来应用在整个经营运作中时,动物的个体福利便会被忽视了。”

许多的科学证据指出,在狭窄范围中密集饲养的动物会严重地感到非常地沮丧、忧伤和痛苦。这就证明了,在箱式铁笼中饲养蛋鸡、在狭窄的隔栏中关养母猪和犊牛,根本就不是适宜的环境。

所有的动物都有行为上的需要,从身体内部引发的行为不会因为身处环境的改变而消失;就像候鸟有迁移的需求一样 ,有些行为对动物是如此地重要,如果限制它们来表现这些行为,动物便会遭受心理上以及身体上的痛苦。的确,动物有很强的驱动力来实行这些必要及自然的行为,即使是在基本生理要求,例如:食物、水和住处,都得到满足后。

在美国, 2.8亿蛋鸡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在单调的箱式铁笼中所饲养的,它们的活动空间深受限制,使得这些鸡甚至无法张开它们的翅膀。在没有机会行使或进行许多其他自然的行为下,这些笼里的鸡,就如同在狭窄范围中密集饲养的繁殖母猪和为小牛肉而饲养的犊牛一样,蒙受了极大的痛苦。的确,大多数在美国所饲养的600万头种猪是局限在0.6米 ( 2英尺 ) 宽的母猪隔栏中的,狭窄的空间使得母猪甚至无法转身。同样的,大多数在美国为了提供小牛肉而饲养的犊牛亦被严厉地限制在单独的隔栏中,使其无法充分地转身或自然舒适地躺下。

这些在狭窄范围中集约饲养的母鸡、母猪以及犊牛的福利都受到了严重的损失,这是因为这些动物无法活动、无法充分伸展四肢,也无法去实行与生俱来的各种重要的自然行为。这种把动物压迫到几乎无法动弹的方式,对其生理和心理产生严重的伤害,从而导致这些动物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因为过度的厌烦和沮丧而产生问题。

整个欧洲联盟将以2012年为期限,逐步地废除单调的箱式铁笼,并在2013年完全取消母猪隔栏,而且欧洲联盟也已经禁止小牛木条隔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和俄勒冈州正逐步地淘汰母猪隔栏,亚利桑那州州民亦率先在全国禁止小牛木条隔栏。

蛋鸡饲养在箱式铁笼里的福利问题

箱式铁笼的笼子小且单调。最常用的鸡笼大约装5-10只鸡。典型的美国蛋鸡农场有数以千计这样的铁笼,且每只鸡可占的空间平均为432-555平方厘米 ( 67-86平方英寸 ),使得每只母鸡的占地空间比一张信纸还小。这些铁笼使得鸡只无法充分地履行它们大部分的自然行为,包括产卵、栖息、沙浴、抓痒、觅食、打探四周 、跑、跳、飞、伸展以及拍打翅膀甚至自由走动;这些自然的行为被单调的铁笼所导致的呆滞和刻板行为所取代了。此外,严格限制其身体上的活动会导致不良的足部状况及新陈代谢的紊乱,这其中包括了废用性骨质疏松症和对肝脏的损害。

行为剥夺

使用箱式铁笼来养殖蛋鸡的主要问题是严格限制鸡只的活动以及剥夺其展现重要自然行为的机会。有关蛋鸡记录最详尽的行为需求是其筑巢行为。母鸡需要设法找出一个隐蔽安全的地点来仔细地挖出并筑出在地面上的浅巢。筑巢行为是由内部荷尔蒙的波动与排卵所引发的。这个内发性的生物信号所驱动的巢址选择和筑巢行为是一直都存在的,即使是被局限在无自然物刺激的箱式铁笼环境下,筑巢的本能需求也会存在。研究显示,即将要生蛋的母鸡都会很积极地去寻找筑巢的通路。圭尔夫大学 ( University of Guelph ) 的动物福利名誉主席伊恩邓肯 ( Ian Duncan )指出,箱式铁笼中的母鸡最主要的挫折感来源 “毫无疑问,是缺乏筑巢产卵的机会。”据布鲁内尔大学 ( Brunel University ) 设计研究中心的主任迈克尔巴克斯特 ( Michael Baxter ) 指出,筑巢行为受挫很可能会造成家畜家禽“显著的痛苦。”几十年来的科学研究指出,蛋鸡会感到沮丧和忧伤是因为它们在箱式铁笼中无法实行其正常的、由体内所引发的筑巢行为。

被局限在箱式铁笼中的母鸡被限制了许多的行为,无法实行其筑巢的行为只是其中之一而已。笼中的铁丝地板剥夺了鸡只展现正常觅食、抓痒以及沙浴等自然行为的机会。即使是在充分的食物喂食下,觅食以及抓痒的欲望仍保持强烈。研究显示,母鸡会选择在散乱的地面上觅食,而不会选择在有充足的相同食物的饲料箱中取食。沙浴对母鸡而言也是很重要的。在自然条件的环境下,母鸡会定期在沙尘中洗澡来保持羽毛的整洁。因此,即使现场没有沙尘刺激来做沙浴的动作,被关在笼中的蛋鸡仍会保留与生俱来做沙澡的欲望。在箱式铁笼中的母鸡会试着在铁丝地板的笼中做沙浴而导致羽毛脱落。最成功的实验证据指出,沙浴的功能是用来平衡羽毛中的血脂水平。但是,即使是没有羽毛的鸡只也会做沙浴,这证明了履行沙浴的行为并非完全基于外在的诱因,例如:整理羽毛或羽毛中的体外寄生虫存在,至少有一部分是由内在的生理因素所控制的。

箱式铁笼亦限制了母鸡在自由放养条件下所能展现的栖息和歇宿的自然行为。科学文献指出,母鸡的脚“在结构上已适应去紧密地抓住栖木”。也就是说,它们的脚已演化到能紧抓枝干。栖息对于保持骨头的量和强度是很重要的。趾垫角化是母鸡脚部皮层增厚的现象,已有证据显示,关在笼里并站在铁丝地板上的母鸡比在栖息系统中的母鸡更易使趾垫角化的情况恶化。巴克斯特 ( Baxter ) 声称,无法栖息的母鸡将从 “增加侵略性 ( 因为栖木可当做较弱的母鸡的避难所 ) 、降低骨质的强度、足部受损的情况以及高掉羽量”方面显现出福利减低的受苦情况。

能充分地实行各种舒适的行为,例如:舒展肢体、展翅以及用喙理毛等行为都在箱式铁笼的环境下受到削弱。这些行为对于身体的维持以及羽毛的护理都十分重要。偏好测试发现,让母鸡做不同的空间的选择时,母鸡会选择有较多空间的鸡舍,而且,如果给予母鸡足够的空间,它们会展现出更多舒适的行为。

代谢性疾病

笼舍里的母鸡会被紧密地局限在笼中而使得它们没有机会活动。一份研究报告指出,自由放养 、可栖息系统下养殖的鸡只 ,比被关养在笼中的鸡只高出平均七倍的活动量。笼中的母鸡无法受到正常范围下的物理引力以及动力荷载来加强其骨骼的强度和结构。科学文献提出了充分的证据,在笼舍中过度地限制正常的活动会造成骨骼的脆弱和使骨骼的强度受损。所有为了产蛋而特别选种的蛋鸡很容易产生由骨质疏松所引起的骨骼脆弱现象,笼内的蛋鸡也因缺乏运动而担负着更大的风险。数个科学研究指出,对笼中的母鸡的骨骼强度与可栖息及厚垫草系统 ( deep-litter systems ) 下的母鸡做比较,前者骨骼强度严重降低。在一项研究报告中指出,将笼舍中处于最终产蛋期的母鸡移出笼舍时,其骨质疏松的程度严重到约每四只母鸡便有一只遭受着骨骼断裂的痛苦。

笼舍中的母鸡也患有笼养蛋鸡疲劳症,这种病症会使得骨骼系统变得十分脆弱而常常导致骨折、瘫痪和死亡。笼养蛋鸡疲劳症 ( cage layer fatigue ) 是在五十年代时当蛋鸡群首次被搬进鸡笼中发现的,而且至今仍是一个 “重大的问题。” 另一个主要病症则是脂肪肝出血综合症 ( FLHS ) 。喂食笼中的母鸡高能量的饲料会使它们常受到此疾病的影响。而且,许多资料亦指出,母鸡活动受限和缺乏运动使其易患脂肪肝出血综合症 ( FLHS ) 。

总结:蛋鸡

一份以许多科学证据为基础的有力论证指出,铁笼不是养殖蛋鸡的适宜环境。蛋鸡福利 ( LayWel ) 计划方案是目前对箱式铁笼和其替代系统下养殖的蛋鸡最新的综合分析。这个计划方案在欧洲七个不同国家的工作团队共同努力下,审查了由两百三十群不同母鸡鸡群中所收集的数据。经过所有现有科学数据的研讨,该报告做出了此结论:

除了传统式的铁笼外,所有的系统都有潜力为蛋鸡提供令人满意的福利…传统的鸡笼无法让母鸡依照优先次序、喜好及需求来进行筑巢、栖息、觅食以及沙浴等行为。严重的空间局限还导致废用性骨质疏松症。我们认为,这些缺点高过于能减少寄生虫、保持良好卫生和简易管理的优点。箱式铁笼的优点也可在其他替代系统下体现。而且,这些替代系统也能让母鸡更充分地展现其正常行为。理由是,行为限制会持续地影响每只母鸡全程的产蛋期。其他大多数的优点和缺点对个体则都较不明确且也极少影响所有的个体。

的确,除了上述的蛋鸡福利 ( LayWel ) 方案的调查结果,许多其他专家一致认为,在笼舍内的母鸡福利一般来说比在妥善管理的替代系统的福利还要少很多。因此,铁笼和自由放养系统的差别便很清楚地呈显出来。自由放养的母鸡享有较好的福利。爱丁堡大学 (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 前任农场动物行为高级讲师迈克尔 ( Michael Appleby ) 指出:

箱式铁笼有其即存的福利问题,主因在于箱式铁笼体积小,局限大,不但让母鸡无法实行许多自然行为,而且还要忍受高度的压力和挫折感。自由放养的产蛋方式,虽然不是十全十美,但没有即存的动物福利弊端,而且能促进蛋鸡业朝着正确的方向迈歩。

怀孕母猪在母猪隔栏中的福利问题

在美国的猪肉业中,有六百多万頭猪是用来繁殖的。在母猪近四个月的怀孕期里,将近 80% 的繁殖母猪都是被关在隔栏中,单独的水泥地板铁笼有0.6米 ( 2英尺 ) 宽,2.1米 ( 7英尺 ) 长。这些隔栏只比母猪的身体略大,因此令母猪无法转身。隔栏中的母猪蒙受了许多重大福利问题,包括:高危险性的尿道感染、骨骼强度减弱、跛行,行为障碍以及刻板行为。虽然整个欧洲联盟因为动物福利的问题正在逐渐淘汰母猪隔栏的养殖方式 ( 在2013年后全面禁止,此法案适用于第四周的妊娠期后 ),但美国到现在为止,母猪隔栏的养殖方式仍然是动物农业综合企业的习惯做法。不过,目前在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俄勒冈州已逐渐淘汰此种作法。史密斯菲德食品公司 ( Smithfield Foods ) ( 全球最大生猪生产公司 ),枫叶公司 ( Maple Leaf ) ( 加拿大最大的生猪生产公司 ) 以及罗拉多猪肉生产理事会都已承诺逐步取消母猪隔栏的养殖方式。

身体问题

这种长时间密集地将母猪限制在隔栏中的做法,会严重地损害母猪的健康和福利,这主要是因母猪无法转身或活动。活动受到严重局限会导致肌肉萎缩并大幅度地降低骨骼强度, 从而不但连进行最基本的动作也有困难,而且也增加了母猪自己滑倒和受伤的机会。母猪连续怀孕更加剧了肌肉量的减少和骨骼强度弱化。

由于母猪隔栏只比母猪的身体略大,使得母猪必须在其站立处小解和排便。因此,为了能使废物流通,水泥地板上的母猪隔栏往往是部分或全部的隔板。直接生活在粪窖上的母猪便暴露于高浓度且恶心的氨气中,而且呼吸系统疾病已被证实是被关禁中的猪只最主要的健康问题。在隔栏中的母猪比不被关在隔栏中的母猪更易得尿道感染的疾病,这是因为它们活动少、饮水不足、小解次数不够且可能与其粪便接触的关系。这些感染会导致死亡率增高。一项研究估计,在死亡的猪只中,有半数是由尿道感染所引起的。

母猪隔栏里非天然的地板可能会造成关节的损伤、跛行和脚趾病变。根据报告指出,有80 % 在隔栏里的母猪受此折磨。被水和饲料侵蚀的水泥地板,留下了秃石和锋利的边缘,从而加剧了母猪脚、腿以及肩膀的疼痛。隔栏上的螺栓亦使母猪因和铁栏摩擦以及在光秃秃的地板上站立或躺下而受伤。因为母猪隔栏很窄且通常是并排地放在生产场所中。因此,当母猪躺下时,必须将其手脚伸展到旁边的隔栏中,因此很可能会被践踏到。缺乏铺垫材料也使得猪只感到更为不适。没有铺垫,母猪无法得到足够的保暖,这将导致全身以及局部的冷应激反应 ( 着凉 ),并导致或加剧皮肤和肢体的损伤。

除了外伤,在隔栏中的母猪比群养猪呈现较快的静息心率,这很可能是因为长期缺乏运动而使得肌肉不够健壮的关系。在隔栏中的母猪的心扉能力也比群养猪更易减弱。

心理问题

当猪不被圈养时,是很活跃且好奇的动物。科学观察和研究发现,猪是聪明和群体性的动物,它们有能力学习复杂的工作、有时间意识并且能够预料未来事件。当它们被关在隔栏中被限制活动、缺乏多彩的环境或受到精神上的刺激时,它们在心理上的健康便会受损。

猪会自然而然地分成小团体并建立稳定的等级秩序。在自由放养条件下,母猪大约花费31 % 的时间来吃草、 21 % 的时间拱土觅食、 14 %的时间 走动和6 % 的时间躺下休息。猪拱土觅食、咬、嚼并嗅闻物体和地面,它们这样做通常是为了觅食和熟悉环境。在狭窄范围中集约养殖会将母猪的日常活动量减少到只在吃饲料时,这会几乎阻碍所有的自然行为,包括觅食和翻土。当母猪从隔栏释放出到半自然式的猪栏时,母猪会迅速地进行觅食、筑巢以及花长时间四处走动等的自然行为。

当行为上的需要在环境的严格限制下被剥夺时,动物可能以非自然的行为来取代正常的行为。行为刻板是指那些不正常的、重复性的并且似乎不起什么作用或漫无目的的动作和行为。研究人员将这些行为归咎于单调的环境、隔离、限制以及无法满足需要所引发的厌烦和挫折感。在隔栏中的母猪比群养猪更易出现刻板的行为,这些行为包括咬栏杆、摇头、按压水箱却不喝水以及空口做咀嚼的动作(假装或空口咀嚼)。母猪在隔栏中的时间越长,刻板行为就越久。这种异常行为,已被广泛地认定是心理障碍、沮丧以及福利受损的表现。相比之下,当母猪处在较丰富的环境下有更多的自由时,此行为刻板的现像几乎是零。

欧盟委员会的兽医科学委员会 ( SVC ) 针对行为刻板指出: “刻板的程度是福利有多差的指标” —在美国兽医医学协会 ( AVMA ) 专责小组的协助下,针对怀孕母猪圈舍的研究做出了结论: “ 在几乎所有研读的文章中,作者都达成了一个强烈的共识,即行为刻板是福利问题的征兆。” 加拿大圭尔夫大学 ( University of Guelph ) 动物福利研究项目主任格鲁吉亚-梅森 ( Georgia Mason ) 和他的同事指出: “ 在对行为刻板的研究有更深的理解前,行为刻板都应被视为是可能引发痛苦的征兆而予以重视…”

总结:怀孕母猪

许多科学证据指出,当母猪不被关在隔栏中时,母猪身体和心理健康会有所改善。行动能力是所有动物在身体上的必备条件,此基本事实也反映在兽医和科学评论对母猪的圈舍和福利所作的结语中。 AVMA的专责小组对怀孕母猪住处的报导中说: “ 母猪隔栏加上饲料限量,可能限制包括觅食、活动以及姿势的改变等行为,而对福利产生不利…” SVC作出结论说: “当母猪在怀孕期间不被关在隔栏中时,大体上表现出有较好福利的现象,因此母猪较宜饲养在群体里。”

的确,研究发现,户外的、非板条和散放饲养系统对母猪的健康和复原能力有帮助。比较典型的美国隔栏系统以及在瑞典有厚垫的、散放饲养系统的研究结果发现,瑞典的系统有较低的母猪淘汰率且母猪寿命也较长。商业化经营也记载了,母猪在群养的猪栏中比在单独的猪栏里有更高的繁殖力以及较低的死亡率。群养猪栏中的缓慢落料系统、一猪一位的饲料隔间及母猪电子喂食器都是现行成功的可行方案。虽然有些替代方案,尤其是在小群体式的室内饲养方式,并不提供所有行为上的需要,但它们能容许母猪走动、转身和更舒服地躺下,从而明显地改善母猪隔栏的养殖方式以及增进母猪身体上的福利。SVC在其评估中报告,群养的母猪“有更多的活动、更能控制他们所处的环境、有更多机会接近同伴并有更多翻土或摆弄物体等机会。因此,群养的母猪较少出现骨骼及肌肉异常发展的情况、不正常的行为大为减少、极端的生理反应也不常出现、因活动少而发生的尿道感染也减少了以及它们的心肺功能也大大改进。 ”

犢牛在小牛木條隔栏中的福利問題

根据美国农业部 ( USDA ) 食品安全及检验局的定义,小牛肉 “是犊牛或小牛的肉。小牛肉的来源是将犊牛养到约16-18周且其体重达到450磅 [ 204公斤 ] 。公的小乳牛便用在小牛肉产业。乳牛必须生育繁殖才能继续产奶,但是公的小乳牛对养牛农户几乎毫无价值。只有少部分的公牛会养到成熟的阶段来作为繁殖育种用。” 在美国每年有七十多万头的犊牛都是为产小牛肉而养的。这些犊牛中,大部分是公的赫尔斯坦 ( Holsteins ) 乳牛。

为生产小牛肉而将犊牛饲养在狭窄的隔栏中早就引起了大众对动物福利问题的关注。目前,大多数在美国所饲养的犊牛都是局限在单独的小牛木条隔栏中的。这些隔栏通常约66-76厘米 ( 2.1 – 2.5英尺 ) 宽。但是,亚利桑那州选民表决通过了全国的首例禁止小牛木条隔栏的禁令。而且,两家在美国最大的小牛肉生产商斯特劳斯小牛养殖场 ( Strauss Veal ) 和马休农场 ( Marcho Farms ) 也因为考虑到动物福利的问题,而承诺将逐步地取消小牛木条隔栏并改为以非隔栏的群养方式来替代。据《 肉品加工 》( Meat Processing ) 杂志的报导指出,斯特劳斯小牛养殖场暨国际羊肉公司 ( Strauss Veal & Lamb International ) “ 致力于以更人性化的方式来养殖小牛肉犊牛。公司的目标是要在未来的两三年内,达到百分之百采用欧洲式的群养方式养犊牛。”联合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兰迪斯特劳斯 ( Randy Strauss ) 向业界杂志表示: “ 此做法是正确的...传统式的养小肉牛的方式都是把每只犊牛关在单独的隔栏中。这种做法让全球越来越多的客户以及消费者嗤之以鼻。” 八个月后,业界杂志《 饲料 》( Feedstuffs ) 报导指出,美国的小牛肉协会的董事会成员“一致赞成在2017年底前将小牛肉业全部转化成群养的方式。”

隔栏中的犊牛通常是被以短绳绑在隔栏前,这几乎限制了犊牛所有的活动。这种令人窒息的养殖条件会增加刻板行为和疾病的发病率。SVC在其1995年报告中指出:

犊牛被关在单独的隔栏中无足够的空间来舒适地躺卧、无法同其他小牛犊直接接触以及无铺垫或无法摆弄其他的材料时,福利是很差的…每只犊牛都应能照其意愿,来让自己保持清洁、转身、站立和正常地躺下,并且躺下时能将腿伸展出来。

密集关养的福利问题

在达到屠宰重量前,将犊牛关在隔栏中使其到了几乎无法活动的地歩,会产生许多福利问题。其中让单独关养的犊牛损害最大的是他们被剥夺了选择躺卧、站立或自然躺卧的权利。躺卧最主要的功用便是放松身体上的某些肌肉,隔栏和绳索限制了犊牛大多数正常躺卧的姿势,从而可能会妨碍到犊牛充分放松身体和舒适地躺卧的能力。对所有年幼的哺乳动物而言,休息是十分重要的,如果不能采用某些姿势来躺下,可能会发生睡眠中断的情况。躺卧的姿势对体温的调节也很重要,因为过热的犊牛会将其身体的表面面积扩张到最大限度来让热气散发。这样的姿势通常涉及将腿向侧边伸展出来。

犊牛,像所有年幼的哺乳动物一样,需要定期地做运动,这些运动有助于减少因不常活动而产生的问题,例如:骨骼及肌肉的异常发展和关节方面的疾病。狭窄范围中集约式的养殖系统,限制了犊牛的活动和正常肌肉的生长。如果给予相当的空间,健康犊牛会嬉戏、奔驰、弯背跳跃以及踢腿。而且,当它们与其他犊牛在一起时,它们会进行打斗的游戏。相反地,若将犊牛长时间密集隔离限制,这些正常的行为将受挫,从而使犊牛进行这些活动的动力更为强烈。

犊牛是社会性的动物,会从彼此身上获得身体上、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安慰。在自然的条件下,从出生后的第二周起,当它们的母亲去觅食时,犊牛会在日间参与群体的活动并与其他的同伴建立起关系。没有母亲一起长大的犊牛,同其他犊牛的社交活动便更为重要了。被隔离的犊牛在社交活动方面受到限制。丹麦农业科学学院 ( Danish Institute of Agricultural ) 和哥本哈根大学 ( University of Copenhagen ) 研究人员发现,犊牛会力争获得和同伴交往的机会。他们的结论是: “如果犊牛不能实行其社交行为,它们的福利将受到威胁。因为犊牛对于实行充分的社交活动的动机高过于头对头的接触的行为,因此,群居可能为它们带来更好的福利…”

为了保持个体的卫生以及防止疾病,犊牛会主要以舔的方式来清洁它们的身体。犊牛会自然地舔它能够舔到的身体部位,但是用绳子捆住的犊牛,因为受到隔栏和绳索的限制而无法清洁其后腿,过度地舔其前腿的转移行为经常出现在隔栏和绳索的系统中。

需求长期不能被满足及行为受到限制将导致压迫感。美国德州农工大学 ( A & M ) 的动物科学教授特德弗瑞得 ( Ted Friend ) 和其同事发现,用绳子捆在隔栏中的犊牛比群养中的犊牛有较高的肾上腺反应,同时甲状腺激素水平也会增加,此外,另一种生理上慢性压力的指标也会增高, 即 单独的畜舍 “ 将犊牛间的接触减到最低 ” 被视为是一个重要的方式来控制犊牛的疾病传播。但此种分隔的格板并不能预防由空气所传播的疾病。而且,犊牛在隔栏中仍然有头对头的接触。弗瑞得 ( Friend ) 和他的同事作出结论说:“ 因此,在隔栏系统下,仍然有许多传播疾病的途径。”

总结:小肉牛

小牛木条隔栏早已被证实是残酷的养殖方式。大约在二十年前,弗瑞得 ( Friend ) 在立法委员会前作证,解释他在美国农业部财力支持下对小肉牛福利的研究结果:

我们的研究结果指出,在长期被限制在狭小空间下的犊牛,有很强烈的活动或运动的欲望。研究还发现,将犊牛关禁在狭小的空间中,会导致不良的生理反应,会改变其新陈代谢并减低犊牛对抗疾病的免疫力。所有身体上的改变都是长期心理负荷的征兆…我们还发现,所有由长期压力所引发的症状都在将犊牛从隔栏中移除后消失了…总而言之,我们的研究发现,将犊牛关在隔栏中,对小牛的身体不利,这是业界里普通的常理。

在美国将小肉牛关闭在狭小的、有局限性的以及和同伴隔离的隔栏中的习惯作法已因动物福利的理由而受到广泛的批评。这些养殖方式,目前在二十七个欧洲联盟国家是非法的,而且,在亚利桑那州也正被逐歩淘汰。

研究清楚地指出,取消隔栏养殖并改换到群养的方式将对犊牛有益处。群养让犊牛有机会运动、社交而且能有更舒适的躺卧方位。SVC在其犊牛的福利报告(Report on the Welfare of Calves ) 中写道:“ 大体上而言,将犊牛关在单独的畜舍中以及将其用绳索捆绑将对它们的福利造成不良影响。然而,这些问题在将犊牛群养在草房中时会有显著的改善。”

结论

因肉、蛋以及牛奶而养殖的数亿农场动物在没有任何联邦法律规范其待遇时,便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动物,包括那些农场养殖的,能充份地感受到疼痛和苦难而且也能感受到正面的情绪。毫无疑问,在密集局限下的农场动物也跟关在猫狗舍里的狗和猫一样,会因为没有机会活动或去行使最基本的行动而感到痛苦。

养母鸡的箱式铁笼以及养殖犊牛和母猪的隔栏都有其固有的缺陷。这些单调的并限制行为的畜舍系统严重地阻碍正常的活动,几乎所有的正常行为表现都受到了阻挠,从而造成重大且长期的身体和心理上的创伤。在箱式铁笼里的母鸡或在隔栏中的犊牛和母猪根本不能得到足够的福利,且科学文献,特别是在动物行为学上的文献,对这一点是很清楚地表明的。改善这些关禁式的替代性生产系统是存在的,而且,具有前瞻性思维的养殖者也已逐步采取做法改变养殖方式,让动物更能充分地表现出许多重要的自然行为。为了解决在密集局限下的养殖方式所产生的许多福利问题,产业必须采取行动,避免将蛋鸡、怀孕母猪以及为了小牛肉而饲养的犊牛单独饲养在箱式铁笼、母猪隔栏以及小牛木条隔栏里。

本宣传材料中引用的英文资料,如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提供。请同何燕青 ( Iris Ho ) 联系。她的电子邮件是:iho@hsi.org.

  • Sign Up

    Join our online community

  • Take Action